当前位置:有偿捐卵价格 > 有偿捐卵价格 > 正文

中国捐卵价格_捐卵价格服务好 德宝医疗_深圳被

2020-10-24 16:35作者:佚名
加尔布莱什为了交学费要出卖卵子,她第4次卖卵的酬金是1.5万美元 一位医生正在操作仪器提取卵子 56岁单身的埃拉特·詹姆斯,用别人捐赠的卵子通过人工授精怀孕生下龙凤双胞胎,成为美国最高龄的双胞胎产妇 美国女学生为钱为爱卖卵 背后伤痛尚无确切结果 有人从卵子捐献中获得帮助别人的快感,也有人坦言只是为了钱。从普通的几千美元到精英的10万美元,这些看似轻易就到手的高昂回报,让年轻的美国姑娘们趋之若骛。除了在捐献其间要忍受一些痛苦外,捐献者还要面对什么样的身体风险,在个人心理社会伦理上还要面对什么样的压力,目前还没有科学家给出确切的结果。 杰米·加尔布莱什感觉不是很舒服,也没有胃口吃饭,因为前一天上午她在医院做了一个辅助生殖的小手术,医生用了45分钟从她的卵巢里取出了66个卵子。 虽然身体承受了一些不适,但加尔布莱什认为这只是自己付出的小小代价,一对来自波士顿的夫妇为购买卵子付给她的1.5万美元足以让她忍耐痛苦。这是加尔布莱什3年内第4次卖卵子,接下来她还打算在7月中旬到新泽西州再卖一次卵子。 有一种说法比较动听,加尔布莱什这样做是为了帮助别人,这个已经育有两个孩子的军人之妻,

华裔捐卵

希望那些不幸的家庭也能享受生养孩子的快乐。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的确是她频繁出卖卵子的动机之一。除此之外呢?加尔布莱什向银行贷款1.4万美元来交学费,她在美国著名的纯网络大学菲尼克斯大学修读商学学士学位。还有那些房租、生活费,这些也是她不得不出卖卵子的原因。 加尔布莱什卖卵子的酬金在这个“行当”里算是比较高的了,一般的价钱都在5000美元左右。加尔布莱什住在美国密歇根州,而卖卵子在密歇根州是不合法的,所以她来到马萨诸塞州。 在决定购买加尔布莱什的卵子之前,那对夫妇已经看过了加尔布莱什从婴儿到少年到成年各个生长阶段的照片,他们甚至还看了加尔布莱什两个子女的照片。27岁的加尔布莱什身高1.72米,有着一对绿色的眼睛和天然的金发,长相还算姣好,但最终让买主选择加尔布莱什是因为她之前的卖卵经历,她的前三次卖卵医生每次取出至少40个卵子,这个数字是普遍卖卵数的两倍,而且加尔布莱什的卵子让三个买主都成功生下健康的子女,这些经历让买主很是动心。也正是因为这些良好的纪录,加尔布莱什的价钱从5000美元涨到8000美元,现在是高达1.5万美元。 加尔布莱什和她正在大学修读护理的妹妹正打算创建一个中介公司,招募其他的卖卵者,由公司出面来寻找买主并进行交洽。目前,两姐妹已经在朋友之中招募到了一部分愿意卖卵子的人,她俩还雄心勃勃地寻找更多的志同道合者。 加尔布莱什明白到哪里最容易找到愿意卖卵者:大学校园,这里有最值钱的“卵子制造者”——拥有智慧、拥有青春,而且大多数人背着一屁股的债。 几年前,还是一名电影院校学生的卡丽·斯派克特在报纸上发现广告,寻找愿意捐献卵子的妇女。这听起来很有诱惑力,毕竟这是一个不错的赚钱的好方法。现在是纽约大学学生的斯派克特说:“我不想欺骗任何人,我选捐献卵子就是为了钱,这是最重要的。”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22岁的社会学系女大学生凯特透露,她曾在4个月中一共捐出数十枚卵子,她的卵子已经用于人工授精,并且生出了一对双胞胎和另一个孩子。她说:“我认为他们之所以选中我,是因为我看起来像个富有爱心的妈妈。”凯特压根就没将自己捐卵的事告诉自己的父母,她和一个

常州捐卵

叫做“卵子经纪人”的中介公司合作,每次都很秘密。 “卵子经纪人”公司说:“大多数捐卵者都是女大学生,因为她们需要钱来支付昂贵的学费和生活费。在她们眼中,她们做了一件既帮助他人、同时自己又获得报酬的好事。” 如果捐卵女大学生在大学中学习成绩优秀,那么她们的卵子属于“精英卵子”,她们还可以获得250美元的捐卵奖金。经纪人说:“对于那些金发碧眼的捐卵女生来说,我们并不多付给她们钱。我们只会奖励那些成绩优秀的精英捐卵者。” 美国女大学生

的卵子价格随地区差异而变化,在一些偏僻地区,“捐卵”获得的报酬只有3000美元;而在美国纽约等大城市,“捐卵”报酬高达8000美元;如果有富人“订购”,价格还会更高。1999年,有人曾在美国名牌大学的校报上打出广告,出50000美元高价征求一名高智商、高个子女大学生的卵子。去年,有卵子经纪公司曾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学生报纸上刊登整版广告,出价10万美元求购一名30岁以下的爱好运动的高加索裔女大学生的卵子。 加尔布莱什认为,通过学校报纸的广告、在树上贴传单或者校园网络,都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一大批愿意加入卖卵队伍的学生。 但是这些广告传单通常都只会强调花花绿绿的美金报酬,而对手术的痛苦,对身体产生的影响——注射荷尔蒙、抽取卵子,和过后可能产生的心理阴影一概轻描淡写。 加尔布莱什说:“这些广告有着强大的诱惑力,如果在几个月内就能获得1万美元,年轻女孩子们就什么也不顾了。” 通常报纸上关于买卖卵子的广告都是这样的口吻:“让你轻而易举赚到6500美元,甚至会更多,而且这还可以帮助那些梦想生儿育女的人。”哈佛大学5月5日出版的校园

报纸上就有这么一条消息:“一对相爱至深的犹太夫妇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让我们帮助他们实现梦想组建一个圆满的家庭……报酬8000美元以上。”这条消息出现在“商机”这个栏目里。 这样的广告看起来是温情脉脉的,但是光有“爱”和“帮助”这样的字眼,能趋使这么多人“贡献”自己的卵子吗? 其实女性愿意卖出卵子无非有两种理由——要么需要钱,要么希望能帮助别人。两年前毕业于耶鲁大学的盖伊坦言:“如果没有那么高额的报酬,我绝对不可能将自己的卵子捐献给素不相识的夫妻。”在毕业的前一个星期,长着棕色眼眸和蓄着波浪长发的盖伊在耶鲁生育中心取出了8颗卵子,获得7500美元的报酬。“我用这笔钱付了贷款和信用卡费用。”今年30岁的盖伊已经决定在麻萨诸塞州的波士顿市定居,而且拥有一份还算满意的工作。盖伊称,在漂泊不定寻找工作的日子里,她一度想过再次卖卵子,“当时我欠了一

笔帐,对方追得很急,而且如果我拿到钱就可以还清剩余的贷款,我差一点就这么做了,但幸好我没有。一想到往事就让我很难堪。” 对于24岁的法律系学生玛丽·摩尔来说,捐献卵子是她赚钱的一种方式。“我第一次卖卵子时是匿名的,而且也不知道买方的姓名。一家医院给我们做的中间人。第一次完全是为了钱——我一点儿也不介意。”摩尔第一次卖卵时只有19岁,是大学一年级的新生。“一天我在学生报上看到了广告,当时我正好向我妈抱怨我多么缺钱花。”摩尔说道。 一次卖卵平均可得到5000~10000美元的报酬,这对身负债务重压的学生妹来说无疑极具吸引力。当摩尔拿到第一笔报酬后,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现在她准备好第四次捐献了。“第一次时我对此一无所知,”她说,“那时我只是一个天真的大学生。不过现在我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 摩尔的第二次捐献也是匿名,但她第三次捐献时对方提出要和她见面。“她打电话给我说想见面,”摩尔回忆道,“最初我还很犹豫,但事实证明我答应见面是明智的,这是我生命中最有意义的经历之一。那天我们谈了3个半

有偿捐卵

小时,又哭又笑都很动情。她打

算以后告诉孩子们他们的来历,还会把我的照片给他们看。”摩尔说,这位妇女不久后终于如愿怀上一对双胞胎。 22岁的艾米丽是波士顿行为神经学研究实验室的主管,她的卖卵动机和摩尔的有些不同。 “促使我捐卵的原因并不是钱,而是我姐姐的两个朋友,他们是一对同性恋,却希望要一个孩子,但在他们所生活的地区,同性恋人想收养孩子非常困难,所以他们想到试管授精。”艾米丽说道,“我开始觉得好奇,就开始投入关注。我想这会是我乐意做的事,因为这能够帮助像我朋友那样的人。” 虽然艾米丽的卵子并没给她的朋友,但她却将其匿名捐给了另一对同性恋人。“我无法想象想要孩子却不能的感受,这些人真的非常想要孩子,如果你能帮助他们,为什么不呢?”来源:信息时报

标签: 卵子 美元 大学 帮助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